聚福彩票网

"); MsgBox.document.write (" "+Item+""); MsgBox.document.write ("
"); MsgBox.document.close(); MsgBox.print(); MsgBox.close(); }
     

拟像
2012-10-23 15:07:55

 

东阳中学2013届高一(5)班 杜桑尔

已近傍晚,夕阳从斜前方透过窗间的缝隙打在地上不停地变化形状。

男人手里的香烟已抽了一半,朝向外的一端有闪烁的火星,清淡的烟雾缓缓地从火星处飘起。

正前方的铜像已经生锈得不成样子,时光让它有垂老的痕迹。铜像浇注得并不精致,外行也能看得出它满是瑕疵,出自新人之手,且技艺拙劣。这样的作品,在这座曾经铜艺术风靡的地方,是分文不值的。

男人叼着烟绕着铜像走了一圈,香烟弥散出了浓厚的尼古丁的味道。他紧紧皱眉,很不满意的样子。“啪”未抽完的烟被他狠狠砸在地上,像出气似的,再狠狠踩上去。地上已经满是香烟头,身上厚重的皮衣已经沾上了烟灰,男人没有注意。

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,在铜像边不停地踱步,好像是在努力思索什么,但又似乎始终看不出什么端倪。

“你确定吗?我最后再问你一遍,你知道的,如果骗我的话……”男人的身子向右微倾,对着背光蹲在地上的男人压低声音冷冷地说,右手故意显摆出了紧握的拳头。蹲在地上的男人缓缓地站起来,个子瘦小,驼着背满脸堆笑“我明白,我明白的,我不敢骗您,这确实是从那里劫下的……”他边说,背部贴着墙,缓缓摸索着移动到门边,迅速跑开。

夕阳艳红的光扫射着大地,一分钟之后,它悄然消失。

男人焦躁地跺脚,快步离开,右手重重甩上了门。

这里曾经是铜像风靡的地方,可是不久,工业兴起,铜文明逐渐暗淡下去。

而今,只剩下城里的最后一家铜像馆,馆长是一位古稀老人。老人此时正坐在板凳上专心地看书,老花眼镜上穿了一条绳子很合适地挂在脖子上。但其实老人并不心安,从他抬头的频率里就可以看出来。一个年轻人走进来,看起来很熟悉这里。他搬过放在右侧的椅子,坐在老头的身边:“您真是认真呀!”老人抬起头,报以友好的微笑,年轻人却愣在那里,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接着说下去。老人再次和善地一笑,摘下眼镜,朝年轻人扬了扬下巴,示意他说下去。年轻人调整着自己的语气,想尽量说得若无其事一些:“其实也没什么事”年轻人顿了一下“听隔壁街的陈姨说,旧城改造,这条街也许很快就要拆了。”看见老人已经微皱着眉,年轻人忙安慰:“也不一定,您先别担心,毕竟政府还没下达正式通知,即使要拆,也没有这么快。”老人似乎没有听见,嘴里念念有词,轻轻点了点头,转身回了里屋。他的步伐一轻一重,让人觉得随时都会倒下来。年轻人似乎有些懊恼自己的多嘴,悄悄地离开。

“该来的终究要来。”老人躺在竹条编的躺椅里,在这个季节看起来有些寒意。头顶的灯光是安静的昏黄,让这个小屋又有了浅浅的温暖。老人给自己沏茶“我早就知道的,我早就知道”老人好像在喃喃自语“我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,我就知道这一天早晚要来,我躲了它这么久,它还是没有放过我。”“那就放弃吧”幽幽的女声传来,是一位躺在床上的老婆婆,“完成它。”

她的目光无神,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。

她悄无声息地,在这个夜晚离开了,没有留下什么,只是安静地笑着。医生说,是时间带走了她。

老人没有太多的悲伤,只是这样安静地看着她,好像要看完时光。

“完成它”这是她留下的最后一句。

老人这样想着,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。他揣测着这句的含义,却始终会在哪里断了线索。

她要告诉我什么?

铜像被搁置了这么多天,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,男人始终是参不透它。

怕自己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,也曾经叫了艺术家来估价,艺术家皱着眉头看完,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无奈地摇头。

终于,这座城里最后一个铜像馆还是要倒闭了,老人坐在板凳上神情低落。

阴天,夕阳都没有了。

外面的人们匆忙,残破的旧街没有霓虹,在这个灰蒙蒙的季节里等待着渐渐被遗忘。

杂乱的脚步,由远及近,抬头,一个喘着大气的中年男人。

“那个……”男人有些尴尬,搓着手“这里是铜像店吗?”他边说边四处打量,看见满地的铜碎和墙上的模板,于是没等老人回答便继续开口“这里有一位要求运送铜像的老婆婆吗?我是运送公司的,我有事找她”

老人缓缓抬起头,眼里是看不完的深邃。“她啊,已经不在了呢。”

意识到什么的中年男人马上闭嘴:“啊,那么和您说也是一样了,她上次托外面运送的铜像,虽然她不停叮咛我们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,但是因为天下大雨,半路突然有人劫车,所以……”老头表情严肃。“但是但是”中年男人赶紧开口“我们一定全部照价赔偿,你们说价就好。”他点头哈腰地乞求原谅。

“你先走吧,我会再通知你们。”老人的语气沉重,中年男人不敢多说,留下电话赶紧离开。

到底是什么东西?如此重要而我却不知道?

完成它。

你的最后心愿。

而我,与你相伴了这么多年,竟是一点也不知道。

“扔了吧。”男人对这件物品完全失去了兴趣。

这不是他想要的东西。

可是那天,他听得明明白白。

这是我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。

它比黄金还要珍贵。

比钻石还要耀眼。

比太阳还要有光辉。

所以,拜托你。

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。

残破的铜像被丢了出去,混在了废弃物堆里,男人有些不舍,但却又满是无奈。

它比黄金还珍贵(它只是一块破铜),比钻石还要耀眼(上面长满铜锈),比太阳还要有光辉(艺术家也嗤之以鼻)。

他站在那里,看着这块铜,希望再发现点什么。好不容易弄到手的东西,可是却看不出它到底哪里值钱,本想靠着它发一笔,可到头来竟是一场空。

老人走在荒凉的大路上,到处都是封条。大街上看起来很萧条,和原先的吵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在没有人烟的地方有人出没经常是很能让人侧目的。

于是,老人回过头去。

男人已经转身准备离开。

阳光浅浅地打在斑驳的老墙上,勾勒出了迷人的形状。

老人眼中泛着泪光。

他走上前去。

缓缓地跪下。

面对着垃圾坑边那尊又脏又难看的铜像。

像孩子似地放声大哭。

因为时光过于漫长,我忘记了。

忘记我们如何相识,如何相爱。

那是我给你的第一份礼物,未完成的,但你却最珍惜它。

我曾多次许诺,要为你完成最美的铜像。

然而,你陪我成熟,陪我苍老,我却因为你在身边,竟是这样不守信地忘记。

你也从来不提。

而我不知道,原来那对你来说,竟是如此重要的礼物。

老人看着那尊铜像,熟悉的面孔,浅浅的笑容。

那是他一生都无法忘记的笑容。

弥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你的信念。

原来竟是如此简单的心愿。

我所亲手浇注的你的拟像。

男人离开了,从小巷匆匆地离开,不动声色地离开。

那是他所无法懂得的珍贵。

(获第十三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 指导老师:郑中南)

 
】【打印】【关闭窗口